EP9_如何開啟你的藝術超感官 x 藝術家兼時尚設計師Antonio Olivera

更新日期:6月 25



Espírito das Américas, picture from Antonio Olivera


開啟藝術超感官就是百分之百活在當下的超能力,讓你可以看到更多資訊、得到更多創意、享受更多層次!來自巴西的藝術家Antonio分享他從人生谷底爬出來看到世界的美,享受當下的所有一切讓他從藝術中重生,成為一名同時是藝術家的紐約時尚設計師。在這裡你會知道我們如何訓練自己開啟藝術超感官,也會知道如何看進去一幅畫或行為藝術。

試試看用聽的:

Spotify: Link

Youtube: Link

Sound Cloud: Link

Apple Podcasts: Link

Google Podcasts: Link

RadioPublic: Link


今天邀請的藝術家Antonio Olivera來自巴西,從2000年的時候因緣際會下來到紐約工作就一直待到現在。他是一位涉略了很多不同創作領域的藝術家,同時也是一位時尚設計師。很多他設計的手拿包都是從他的畫作裡延伸出來的創作,他說:「把藝術跟快樂穿戴在身上也是一種行為藝術的表現。」他今天在這裡要來分享欣賞藝術的感官能力如何讓他從人生最低谷的地方重生,從生活跟藝術的當下找到他所有的解答。


Antonio Olivera, picture from Antonio Olivera

個人網站 http://www.antonio-oliveirafilho.com/


在Antonio的整個藝術生涯裡,說起來其實更像是一場靈性之旅。其中發生最大衝擊跟變化的1990年,也是他26歲那年,他的人生來到最低谷,完全失去人生的鬥志,不想工作、也不知道要幹嘛,每天就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一天算一天。已經處在一個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的狀態下,他開始決定完全放掉自己、任由自己去做任何可以做的事。那一天,他去見一個在視覺藝術學校工作的朋友,這個朋友勸他至少做點什麼事吧,於是當時他就抬頭一看,看到牆上有一幅女性的捕魚人的肖像畫作畫得還算很精緻傳神,引起了他的興趣,他就跟他這位朋友說:「那我來學怎麼畫這個東西好了」此後,他這位朋友就把他介紹進這間學校裡面去學習藝術。也從這一刻開始,他學習把感受到的所有人對他的關心跟愛都變成畫,慢慢的將感官力就打越開,看到越多以前沒看到的世界、聽到以前不會注意聽的聲音。(這也是我常常在節目裡面提到的欣賞力跟專注力)在這裡,我就給這樣一個感官力一個新的名字,叫做「藝術超感官」。


什麼是藝術超感官?如何開啟你的藝術超感官?


「藝術超感官」換句話說就是類似一種靈媒的超能力,可以放大各種當下的聲音跟視覺去比別人收到更多的資訊,就連透過院子裡的一片落葉,都可以感知整個季節甚至整個宇宙,這也一直都是我以前非常想要得到的超能力。以前我很容易失憶、容易記不住別人的臉或名字,也記不住別人對我講過的話,一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腦子有什麼毛病。結果呢!我發現一切都在我來紐約、全心全力專注在從事純藝術創作之後有了改變了!首先我發現原來我不是弱智(笑)。原來最大的原因出在我腦袋的習慣,我的腦袋習慣不斷思考或計畫一些跟當下無關的事情,似乎很害怕浪費時間,一定要每做一件事的時候一邊思考下一件事!


也許那你會說,對啊,這有什麼困難嗎?你的確可以邊講電話邊瀏覽網站,而且當對方問你有沒有在聽對方說話的時候,你還是可以說:「有啊我有在聽,你剛剛就是在說那個什麼什麼什麼嗎?」,於是對方就也只好...喔好吧,感覺你就是沒有在聽...是的,腦袋的確可以一次捕捉不同的資訊,看起來是沒有問題的,但是!!其實你完全浪費了原本可以用一百分的能量去處理事情的機會,最後使得所有事情都沒有做到一個品質,而自己也對於剛剛流逝掉的時間覺得無感、覺得浪費。而這就是我常常忘東忘西的原因。一個人沒有活在當下的時候,延伸的問題還有很多。像是我最近因為發現自己以前常覺得吃東西很浪費時間跟金錢是因為自己從來沒有認真專心品嚐過的食物,所以拿100分的食物給我,我吃起來卻像是50分的食物而已。相反的,當我認真在品嚐食物時,50分的食物卻可以被吃成100分的享受。這個!就是藝術超感官!有了藝術超感官,你除了可以獲得比別人更物超所值的感受,還可以突然領悟很多道理。


說這多就是要講,為什麼藝術超感官這麼重要,市面上這麼多的心靈書籍哲學書籍都說,我們要活在當下!活在當下!但是到底要為什麼要活在當下呢?「當下就是人類生命所有問題的一切解答」,可以真正百分之百活在當下的人,得到的資訊最多、得到的創意最多、得到的享受也最多,這不就是人類一直崇拜的神嗎?人類習慣去用一個跟人一樣的形象去理解神的存在,但其實神也就是那些莫名其妙對你冒出一句話的路人或是一個印在地上的彩虹,在那個當下突然就這麼巧妙的讓你看到,讓你聽到,讓你因此打消一個本來你打算要徹底放棄的事情。在Antonio的身上來說,那幅掛在學校裡的畫,可能只是某個學生的作品,但是卻是他在26歲的時候,改變他一輩子、使他成為藝術家的神蹟!


Antonio的作品


Antonio的作品幾乎全部都是來自於當下的靈感和創作,他說他只是接受自己內在的感覺去擴散,讓身體做他想做的動作、讓手去畫他想畫的圖案,一般人聽起來可能覺得「...不好意思你在說什麼?」聽起來怪自以為是的對吧?因為我們都很少、或是幾乎沒有去真正放手去讓自己的自我消失掉過,一般人很難放掉害怕失控的恐懼所以就沒有辦法體驗這種聽起來是怪力亂神的現象,很多人也很難相信放掉掌控權、讓命運跟你想做的事自然去引導你走向你內心深處想去的地方,因為腦袋這時候已經在尖叫說!不行,這樣我會失去這個人!這樣我會失去這份薪水!這樣我會沒有安全感!


picture from Antonio Olivera


在Antonio早期的畫作裡有一幅他畫了一堆的黃色緞帶,像是一束花一樣被綁在一起,這是當時他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互相支持與關心,讓一個一個單獨的緞帶變成一束有力量的花。另一個他早期的繪畫作品,他畫了一個男性(象徵他自己),被一堆看起來又像是風又像是海浪的一片片能量給捲起來、準備要起飛的樣子。則是他因為當時很喜歡去海邊,每次在海浪襲捲到自己身上時候,那股風的力量把他往上帶,就像他感覺他跟著整個地球一起要起飛一樣快樂。現在的他每次搭地鐵的時候都會去注意風隨著地鐵靠站灌進來的瞬間,這就是他跟風產生連結的時候。想想我們其他人這時在做什麼呢?可能就是在看IG有沒有人來按讚你剛剛的自拍,對吧?(聊到這裡的同時,Antonio就突然一個瞬間用力吸氣跟吐氣,跟我說,你看!這個就是風!你隨時隨地都可以感受風的力量,靜下心來深呼吸,這就是風啊!)我隨時隨地都在海邊!


picture from Antonio Olivera


對我來說,我也有發現到在我開始學習從事純藝術之後,為了要找一些創作的聲音藝術的靈感,我開始去認真的聽到各種生活裡的聲音,像是轉開洗手槽水龍頭的聲音、水滴滴下來的聲音、還有泡咖啡或是走出門看到的落葉(我會跑去踩)去好好聽那些宇宙設計的聲音,去練習聚焦在這些狀態,嘗試去忘記腦袋裡對他的認知。就像你認真看一個中文字,把它看到突然間看不懂的感覺一樣,就是在那個當下了。


於是我跟Antonio開始討論我們自己如何訓練自己聚焦在當下的方法,

我的第一個方法是,有計畫性的去放空,因為我是一個喜歡做計畫的人,每天每個時段我都有我想要完成的事情,所以我必須把放空這件事也當成一個任務放到我每天的工作清單裡,讓自己可以完全的什麼事都不做,盡量把腦袋給清乾淨。


我的第二個方法則是每天早上起床的冥想,一起床後我會先打開窗簾讓自己邊喝咖啡邊看陽光10分鐘,回到床上冥想至少10分鐘,幫助我在還沒打開嚇死人的email信箱前可以完全放鬆頭腦,不去思考跟當下無關的事情,應該說,在我靜坐的時候,全世界發生了什麼事都跟我無關。


Antonio建議的方法第一個是去慢跑超過30分鐘(當然這不是為了減肥),慢跑是一個你跟你自己身體最親密的互動,在跑步的一開始你可能還沒有進入那個純粹的狀態,所以你的腦袋裡還有很多聲音,你還有你的自我,很多跟你有關的事情都還黏在你的想法裡,但是跑超過一段時間後,你只會聽到自己身體的一切聲音,心臟聲跟血管快速流動的感覺會佈滿你的感知讓你處在那個當下,沒有思考的當下,但是要切記不要聽音樂!你要聽的是自己身體的音樂啊!


再來他的第二個方法是跳舞,他這裡說的跳舞是源自日本的一種舞蹈藝術叫做Brutal Dance,Brutal的中文意思是野蠻的,粗獷的。也就是說你不是為了跳好看的,不是為了跳性感的,你是跳一個宣洩,你是跳一個身體想跳的東西。所以這種舞蹈可能不會太美觀,也必須要做好完全放掉自己的心理建設,允許自己像野獸一樣去動,你感覺想叫你就叫,當你感覺快樂,你就用力去抖出那個快樂,又或是你感覺有一股悲傷,你身體想爬到地上縮起來,你就爬到地上去。完全沒有偏見的去做身體想做的動作就是Brutal Dance的精神!


Beyond Fashion in NY, picture from Antonio Olivera


回到Antonio的行為藝術作品,他有一個每年固定的藝術Project叫做Beyond Fashion,剛好融合了他的藝術家跟時尚設計師的身份,在紐約曼哈頓的一個街道旁的玻璃櫥窗裡面,讓不同的藝術家輪番做演出,裡面有剛剛說到的跳Brutal Dance的Dancer,裡面也有唱歌劇的女歌手、也有平面模特兒等等,也包括他自己。說到行為藝術,其實就是相對於畫作、相對於雕塑,更有溫度、更能給予能量的,去和觀眾產生連結的一種藝術形態。在每一次的表演當下,不只觀眾,藝術家自己本身也正在進入那個狀態跟那股流裡面,透過跟每次不同觀眾的交流產生不一樣的表演結果、或是展示一個很強烈很強烈的氛圍,不管是正面的氛圍還是負面的氛圍,你都會有一種「你被碰到了的感覺」。這個感覺很不同於你去看畫展,不管孟克的畫在那裡尖叫還是畢卡索的畫在那邊自己憤怒,你是可以很無感、很置身事外的。但是行為藝術跟表演藝術呢?你沒辦法,不管你喜不喜歡你都會感覺到整個現場的能量。


picture from http://www.alejandradeargos.com/


有一種行為表演是透過展示視覺的衝擊去刺激你的感官,像是大名鼎鼎的行為藝術教母Marina Abramović,在她的表演裡面有很多讓人嚇一跳的視覺場面,也有很多讓人不能不聯想死亡或是戰爭的氛圍。她在1997年威尼斯雙年展花了四天、每天各六個小時,坐在帶肉的牛骨堆上,將骨頭上的肉一一刮乾淨,透過這個行為回應巴爾幹半島的戰爭,逼你不得不感覺那種地球上某個角落正在發生的痛苦。另一種行為藝術的形式則是建立在與觀眾的交流上,Marina在2010年在紐約MOMA現代美術館的行為表演,她有整整三個月,從早上開館到晚上閉館都坐在一張椅子上一動也不動,只要有觀眾坐在與她相對的那張椅子上,她都專心一致的凝望著對方。這個展覽破紀錄的超過 85 萬的觀展人次,而且很多人面對面看著Marina的眼神時,自己內心的故事跟情緒就開始不自覺的流動,有人看著Marina的眼神覺得很驚慌失措,有也有人因為第一次被這麼仔細的觀看而痛哭流涕,這就是行為藝術最強大的力量,也是Antonio熱愛行為藝術的原因。


picture from http://www.alejandradeargos.com/


我問他說:「如果人們看不懂行為藝術在做什麼,你該怎麼解釋好讓他們理解?」


他說那就再跟我去看一場表演,好好的再看一次!有時候好的表演你要看兩次、看三次!有時候你就突然懂了!我覺得很有道理,就像我們看書看電影,有時候那個當下沒有體會到的細節跟感受,再看第二次的時候就全部都跑出來了!所有的藝術形式一直都在對我們說話,只有一個差別是在我們是處在一個什麼樣的狀態下去看他,它才會浮現出你想知道的答案!但是首先,你必須先敞開心胸去看,不帶批評的去看,允許自己沒有偏見,不去計較損失或是可能什麼都沒有得到!只要我們都能持續培養藝術超感官的能力,我們就有能力去欣賞藝術,也就是有能力去欣賞裡所有平凡的一切。

最後,我問他是如何開始從藝術這條路上找到賺錢的方法?同時用這兩種身份工作,讓自己的藝術可以變成職業,也讓自己的職業有一個屬於他自己的意義?(這正是正念藝術家製造公司想要傳達的理念!)他說:「這就是宇宙的禮物!」(多靈性的說法呀!)但還真的沒有錯!還記得他26歲時的低潮嗎?正是因為已經沒有什麼好失去,因此才讓他沒有恐懼的去做他想做的事,最後他所學的一切藝術也神奇地使他走向設計師的道路,讓他得以同時一邊創作、一邊把自己的作品變成商品。


Antonio說:「身為藝術家,絕對不能討厭前或是看不起賺錢這件事!』

真的!如果你看不起賺錢你等於就是在告訴自己,你的藝術品不值得被別人看見也不值得被喜歡!你自己在拒絕自己的藝術,你不給它們發展的空間。沒有錢,你的藝術就無法被看見,因此這世界就會有更多人認為藝術家賺不了錢!其實真正讓藝術家這個身份窮掉的正是藝術家自己。紐約的藝術家都知道,永遠都要找機會展示自己、找機會宣傳自己!找有錢人投資或是找別人合作永遠比你自己單打獨鬥去賺錢存錢來的快!想從事藝術絕對不是等你去銀行上班滿三十年存到錢之後再做的事,畢竟那時候誰也說不準你可能也差不多要準備搬去住在醫院裡了。


最後引用一個葡萄牙詩人Fernando Pessoa的詩作為結尾,“I wasn't meant for reality, but life came and found me.” 中文我姑且把它翻譯成「我注定不存在於這個現實中,是生命自己來找上我的」 。當你也擁有了藝術超感官,真正百分之百地活在當下時,生命自己就會帶你找到你人生的所有解答,在這個現實與非現實的世界裡演出一場你最喜歡的劇情。


Beyond Fashion in NY, picture from Antonio Olivera

訂閱電子報

獲得我們的私藏書單、最新內容與滿滿知識